暮昕安岭

这里暮昕,一只主业梦之咲挖磷叶石,副业中华女校当指挥使的咸鱼文手。来找我玩吧啊啊啊啊啊啊!

我……我也呜呜呜呜呜呜呜本鸽子今天开始就要回归产粮!(醒醒)

风灵小咪:

卧槽什么繁太太入女校了!!!!!!!!?!妈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别说了我已经鸽女校太久了,说不定我可以把3年前鸽掉的选美续集画一画【不存在】但是我真的好激动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宝石之国/暖色组】橘子蛋糕必须要在六一吃吗?

是暖色组的六一儿童节贺文,含微量钻组。
大概是现代警局百合pa?反正暖色怎么都好吃。
本文又名“如何在抢劫现场谈恋爱?”“扭伤真的是重伤吗?”
因为是赶出来的所以可能有点没质量orz望读者老爷海涵。
只要我还没有睡觉就不是第二天!【划重点】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夏初燥热的天气让本来颜色就很热的两人烦躁不堪,所以伊尔洛特意调了轮休,打算和吉鲁空两人出去避避暑。

但是事实证明假期什么的对警察来说是不存在的,最好的印证就是吉鲁空现在接到的电话。

“喂?吉鲁空啊,伊尔洛……抢劫……受伤……”

那边传来接线员钻石断断续续的声音,说的话却是急得吉鲁空恨不得跑到翡翠警长的办公室拿着枪逼她给警局买一台新电话。

当然她并没有这么做,她只是二话不说跑下楼去,彬彬有礼地以一贯的好孩子面貌借到了邻居家的车,然后在公路上以和违法擦肩而过的速度赶到了现场。

案发现场是一家蛋糕店,吉鲁空很好奇为什么伊尔洛会跑到离她们两人的家这么远的地方来买蛋糕,不过自己这个前辈总是不着调就对了。

推开蛋糕店的门,警局的人似乎慢了一步,吉鲁空只见一团满是鲜血的黄色物体倒在地上。

吉鲁空简直无法描述自己看见伊尔洛浑身是血地躺在地上的时候的感受了,她感觉自己的眼泪抑制不住流了下来,淌在伊尔洛身上,把被血浸透的衣服弄得更模糊了。

“前辈——”

“啊……吉鲁空……”

“伊尔洛前辈!对不起我应该……”

“好困啊……”

“?????”

看着倒在自己怀里差点呼呼大睡的前辈,吉鲁空觉得自己头上似乎出现了很多问号,就像表情包里那样。无可奈何,吉鲁空只好把自己这个在事故现场睡着的前辈摇醒,盯着她的眼睛,板起脸来一字一句的说。

“前辈如果现在睡着了晚上就别想上床了。”

“!!!!”

伊尔洛突然坐了起来,清醒得不能再清醒,吉鲁空看着她这个样子,连脸上的红晕都深了几分。

“啊……是吉鲁空啊……”伊尔洛挠挠头,有些歉意地和吉鲁空对视着,“真是抱歉早上起的太早了现在有些困啊……”

“不……那个……其实我想问前辈……”吉鲁空似乎又恢复了平常和伊尔洛一起的那幅小心翼翼的样子,看着吉鲁空身上的血迹眉头微皱,“前辈为什么会在案发现场啊……”

“这个吗?哦就是我刚到这里的时候就遇上了一群人抢劫,然后就顺便日行一善把那群人打趴下了而已!”

“那血……”

“哦这个啊!”伊尔洛看看自己老年款衬衫上艳丽的红色,指了指一旁一个正在流着鼻血的抢劫犯,“他刚刚想跑啦……我就把他抓了回来又打了一顿。”

“呼……”吉鲁空似乎是松了一口气,抱着伊尔洛的手也没那么用力了,“所以前辈是没有受伤对吧。”

“不对!”

“???”

“在打那个家伙的时候似乎太用力了扭到脚了,这可是重伤啊!”

此话一出,伊尔洛自己都笑了出来,但吉鲁空脸上却是没有了刚才的笑意,皱着眉头去检查了检查伊尔洛一没断二没肿就是微微有些发青的脚踝。接着抬起头来,眼里满是悲切和心酸。

“真的是很重的伤啊前辈!下次请不要再做这种危险的事情了!”

伊尔洛:“????”

警局的人很快就来了,吉鲁空仗着人际关系,非常快速地把“重伤”的目击证人伊尔洛送回了两人同居的地方。在嘱咐完“只能热敷不要冰敷”“不要下地乱跑”“牛奶在冰箱里”等一系列三岁小孩都可以明白幼稚问题又拖了个旋转椅当所谓的“临时轮椅”后。吉鲁空开着邻居的车又来到了警局。

做完笔录之后太阳已经快要下山了。吉鲁空站在警局门口,心里弥漫着对前辈的担心,她会不会在拿牛奶的时候被牛奶砸到头?会不会从椅子上掉下来?旋转椅会不会突然爆炸?会不会有飞机突然坠毁……

感觉自己的想法好像往奇怪的地方去了,吉鲁空停下来对前辈受伤的妄想。拿着车钥匙急匆匆地准备赶回去,却被一只手轻轻拉住了。

“伊尔洛姐姐她……没有事情吧?”

吉鲁空回头看去,小钻正在一脸担忧地看着她,身后是一脸怨气却又面无表情地拿着兔子气球的波尔茨。

“她……前辈她受了重伤。”

吉鲁空实事求是地回答道,这下不只是小钻了,连波尔茨的死鱼眼也瞪大了一倍。

“什……什么伤?”

小钻的声音颤抖了。

“扭伤。”

吉鲁空说完就上了车,剩下穿得超可爱的钻石和拿着兔子气球的波尔茨面面相觑。

“波尔茨……扭伤真的算重伤吗?”

“算。”

“?!”

“对你来说。”

波尔茨说完也向后走去,剩下小钻还在思考扭伤到底算不算重伤这个世界难题。

“诶等等我啊!波尔——啊——”

话还没说完,钻石就感觉自己穿着高跟小皮鞋的脚旋转了90°。

是重伤呢。

吉鲁空推开门的一刹那,看见的是坐在“临时轮椅”上的带着慈爱笑容的伊尔洛的脸。

所幸,她并没有被牛奶砸到,也没有从椅子上掉下来,旋转椅没有爆炸,也没有失事的飞机砸下来。吉鲁空真是感觉谢天谢地。

“吉鲁空——把眼睛闭上。”伊尔洛摇着“临时轮椅”,以似乎比开车快的速度滑到吉鲁空的面前,眨眨眼睛笑着看着她。

“啊……前辈……好的……”一直以来都非常听话的吉鲁空乖乖地把眼睛闭好了,然后她就感觉手上有温热的触感传来,伊尔洛拉着她一步一步地走着。

前辈会带我去哪呢?吉鲁空想着,完全忘记了自己叮嘱过前辈“不要下地乱跑”什么的。

“好啦——睁开眼睛吧!”

映入吉鲁空眼帘的,是熟悉的伊尔洛的房间,不同的是此时这个房间放满了橙色和黄色的气球,还有耀眼的星星灯挂在屋顶和墙壁上,闪亮的像个电灯泡——虽然它本来就是电灯泡。

最吸引吉鲁空的,是摆在正中桌子上的一个橘子蛋糕和两瓶梨汤。翻糖的橘子蛋糕上面了放了勉强能认出来的两个小玩偶——一只狐狸和一只兔子,而两只动物正抱着橘子开心地啃着,不得不说这个作品的设计者真的……

“怎么样!是吉鲁空和我哦!这可是前辈我特意设计的。”

非常睿智。

吉鲁空现在心里充满了对伊尔洛的敬仰之情,却还是对一件事情非常不解。

“前辈今天上午就是去买蛋糕了吗?”

“是的哦,因为全市可以定制吉鲁空喜欢吃的橘子蛋糕的店就只有那一家啦。”

“那为什么是这一天呢?”

“因为啊……”

伊尔洛抱住了正认真听讲的小家伙,轻轻吻吻她的额头,然后把头靠在她的肩膀上,声音里带着轻快的笑意:

“儿童节快乐,我长不大的小宝贝。”

【宝石之国/520贺文】一些简单的小情书

还好没有错过呼……是突发奇想出来的小情书。
内含暖色,脆皮,钻组,帕露,烟幽,议书。
时间线的话大家应该看得出来……因为有些赶出来的所以质量不是很高,在此致以歉意。希望没有ooc吧……同时占tag致歉。
大概是糖。
感谢各位读者老爷。(90°鞠躬)

致 伊尔洛前辈:
    见字如面。
    前段时间听钻石前辈说,今天是一个很重要的日子,也因此……想和前辈说些事情。
    自前辈将我送去波尔茨前辈搭档的那一天已经过去很久了。波尔茨前辈是个很好的人,虽然不怎么说话,但能力的确十分强大。我很感激前辈为我做出这样的选择,但也会经常思念前辈,会出神前辈这个时候在做些什么。
    大概前辈会笑我的幼稚吧,我曾一次又一次地想过回到前辈身边,但如果这样的话,就不能变强,不能保护前辈了。所以前辈请你等待,等到我磨炼到足以保护你的时候,再重新回到你的身边。
    曾经的我总是遐想,之前的前辈是什么样子的?每天……尤其是这一天,又是怎么过的?不过那都是超出我能力范围的事情了。现在我只想问问前辈……愿不愿意以后每一年的这一天,5月20日,都陪我一起过?
    我希望,我可以负担起你今后的人生,我亲爱的伊尔洛 前辈。
【唯独末尾的前辈两字字体与前面不同,或许是匆忙间补上去的?】

给我最亲爱最亲爱的辰砂:
     好久不见!
     嘛……也不能说好久吧,不过今天是一个很重要的日子哦!是5月20哦!谐音就是我爱你。
     嘿嘿,这个是小钻告诉我的,是古代生物经常过的一种节日哦,估计聪明的辰砂也不知道吧!总之就是想在这一天告诉辰砂,我喜欢你。
    之后……我要去做一件很大的也很危险的事情,就是之前跟你说的那件,或许……可以帮到你。不过放心,我绝对不会像上一次那样了,我一定会完完整整的回来见辰砂的!
    其实辰砂,我根本不在意你有没有毒,我只是希望你可以快乐,我爱你,我最亲爱的辰砂。
【字体非常华丽飘逸,可内容却似乎在伪装什么东西,听说有人看见法斯在翻自己之前的日记?】

亲爱的波尔茨:
    已经过去那么久呢,自你离开我的那一天。波尔茨的判决是一定不会错的,可一想到这一天不能和你一起过,还是觉得很悲伤呢。
    我记得在刚知道这个日子的时候,曾兴高采烈地跑去告诉你。那时的你还很听我的话,虽然皱着眉头却还是答应了我以后都要一起过。现在的你大概忘记了吧……不过没关系哦,只要我爱你就行了,波尔茨还是就一直那样散发着光芒吧。
    突然回忆起之前和法斯一起讨论的那种情感,我……我至今也不知道,我到底是希望波尔茨离开我,还是我离开波尔茨。但现在我们真的分开了,我却总感觉心里有些空空落落的。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希望能和波尔茨在一起,至少这一天。
   波尔茨,我……
【之后的话就没有了,看起来好像是写信的时候突然被人带走了?】

帕帕拉恰:
    今天的你还是在沉睡着,没有醒来。
    柜子里的信已经摞得很高了,这都是每一年这一天我为你写的……虽然你总会在读过后把它们藏到我找不到的地方,但这些……你的确很久没有读过了。
    和你搭档的时候总是拒绝着不愿和你一起过这一天。但当你沉睡后,每到这一天,就抑制不住想给你写一封信。
    哦,对了,那个孩子终于醒来了。可我却总觉得他有些奇怪,还有种预感……预感你很快就会醒来,我却不在你的身旁。
    如果那一天真的来了……请找到我,我一定会站在你的那一边的,亲爱的帕帕拉恰。
【信纸似乎是早就准备好的,另外有人在医务室看见了差不多的满满一箱信?】

   
To 郭斯特:
    最近总是回想起和你一起的时光,当时虽然总会和你吵架,或是想要脱离你什么的。但是……虽然很难以启口,但我想你了。
    为什么,明明你走了,我还是可以感觉得到你的牵绊。我承担下来冬日巡逻的任务,那是那个家伙的愿望……而我现在把他保护得很好,怎么说也应该夸奖夸奖我吧。
    我……和他有一个计划要去施行,相信如果是你的话也会去帮助他。如果可以成功的话……或许我们可以再次相见?总之现在我只希望你可以保佑我们。
    今天是5月20日,就是那个拉碧丝口中的,古代生物最有爱的日子。郭斯特,我……我其实……很喜欢你。
    啊啊——太磨磨唧唧可不像我的风格,你一定会嘲笑我吧。
    真希望,可以真正和你见一面……
【后面的字迹有些模糊不清了,似乎是作者写不下去了坚持写完的?】

尤库蕾丝敬启:
    非常感谢你一直以来对我的帮助,之前听闻今天是一个十分重要的日子,便决定为你……写一封信。
    尤库对我来说真的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伙伴。自从法斯法菲莱特醒来,我们的事情也越来越多,而是你一直不离不弃地陪伴我,对此我表示深深的感激。
    所以希望你可以,一直陪我这么走下去。
【是非常短的信,据说某位议长在被自家书记问到“是情书吗?”的时候脸红了?】

   

没有什么可以送给司糖的礼物……文的话还差一点可以摸透他们的性格(可惜)……就在最后时分随便发一段祝福吧也不打tag了……大概是第一次在lof放与文无关的东西?有些激动和害怕呢……

“愿所有星光都伴随着你,愿你每晚入梦都很安心,愿你和你所爱的人都露出微笑,和前辈们一起快乐地将那些悲伤checkmate吧,my holy knight.”

【真是为难英语不及格的我了……】

其实本来还想尝试一下knights的各位给司的祝福来着,可是现在没摸透性格真的太容易ooc啦……
总之总之!生日快乐啊,司。
以后你也会好好的,会和leader偶尔吵架却还是一起建设美好knights(误),会被大泉哥管着不让吃零食却还是拿着他给你的,会被岚姐逼着化很可爱很可爱的妆,给栗子找毯子,还会找杏姐去给kn找资源,和桃李遇见了超认真地互怼,和创创英智他们一三个起喝红茶……还有很多很多,真希望你一直像游戏里的时间限制一样不要长大呢。
不过如果leader他们真的走了,你成了下任国王,你也一定可以带领大家去到更美好的地方吧!你一定能让所有人都快乐的吧!
因为你是司啊。
我最亲爱的司糖,生日快乐啊。

哇发觉居然50粉了……那我也开个点文吧
就就就是那个评论或者私信留cp【当然可以顺带留梗更好啦】
我抽一个小天使写一篇睡前故事【是糖,一定是糖】【多了我可能这辈子都码不完】
嗯……截止到4.6司糖生日,如果真的没人尴尬的话那我就再延长时间吧……【还是延长时间到五一我生日吧我觉得现在真的没人尴尬……】
仅限于宝国和女校的,cp倒是随意反正我杂食【buni】不过还是尽量不要拆暖色和钻组吧……这两对拆开来我对人物把握就没那么好了……
懒得打tag就这样吧
对了再瞎逼逼一句……我感觉我好多粉都是靠相性一百问骗的?不过这种这么甜的我可能最近不会怎么写了……如果是因为想看这种关注我的话同时也不大喜欢我的文风的小天使可以不用管我吧……

【宝石之国/脆皮组】梦中的花海

我觉得是糖。
这篇码得可以说是非常开心了……当然我最高兴的还是我重要写出不是由一个词语组成的标题了!!!!!【取名废的快乐】
太太们别忘了你们的flag哦~
因为不想剧透所以只能说一句祝我的小宝贝们都做个好梦♡
“我会带你走出这片没有生命的花海的,一定。”

——

周围遍布的,是绚烂的鲜花,轰轰烈烈的,蔓延到了天空之上。

法斯在这片花海里走着,紧握着的手有些冰凉。她抬头紧紧跟随着那人的目光,却瞬间沉溺在她眼里的那片悲伤的火焰之中。

“你……真的会带我出去吗?”

“嗯。”

那个红发的少女点点头,没有说其它过多的话。不知为何,法斯觉得她眼里的火焰更为冰冷了,冰冷得如同她身边那片没有生命的花海。

美得让人窒息。


法斯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迷路的了,总之当她醒来的时候,就发觉自己躺在花海之中。微风拂过,艳丽的花瓣就这样掉落下来,轻吻一下她的额头,然后落入泥土。

法斯起身,望着周围没有边际的花朵。与她相伴的只有这些无言的美丽。除此之外就只有偶尔流过的风,絮絮叨叨的,像法斯记忆中模糊不清的笛声。

法斯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遇见辰砂的,那时她已经在花海中迷路了很久很久,几乎放弃了离开,却看见了远方那个红色的身影。仿佛是找到了唯一的希望,法斯冲了上去,那个身影却在她到达之前回过了头。

站在花海之间,纤弱的身影孤单地立在那里,漫天的花瓣同她红色的短发一起在风里纷飞着,落在她的肩上,脸上。她睁大的眼睛似乎饱含哀伤,同缀满露珠的花瓣。若不是刚刚看见她回头,法斯真的会把她当成一朵花,一朵最美丽的花。

法斯想问她叫什么名字,却被她先开了口。

“我叫辰砂。”

辰砂吗……很温柔的名字啊。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会露出那样悲伤的表情呢。

向她介绍着自己,说着最近发生的点点滴滴。却被辰砂毫不关心只是默默看着风景的样子惹得有些失落,法斯甚至连刚刚听见那人知道路时的欣喜都被打消了。

她想说那个人就是块木头,却在看见她眼里压抑的璀璨的那一刻打消了这种想法。

“辰砂很喜欢这些花吗?”

“……”那个人似乎有些吃惊,愣了一下,却又很快回归了平静,淡淡地回答了,“嗯,因为很少见到。”

“所以是来看花的吗?”

“不……我是来等人的。”

“等到了吗?”

辰砂完全愣住了,怔怔地看着法斯,像是不知道怎么回答的样子。半晌才低下了头,撇开目光不再看着那人。

“还没有。”

走在花田中间的小路上,两人还是一言不发。可法斯已经习惯了这种感觉,她现在只想默默的跟在辰砂的身后,看着她的沉思的样子。那安静的表情,瞬间赢过了周围所有的鲜花。

“法斯法菲莱特。”

“嗯?”

“你还……你孤独吗?”

“嗯……”似乎没有想到她会问这件事,法斯脸上露出了为难的表情,却又很快被她习惯性的笑容所取代 。

“其实还是很孤独的吧,虽然大家都对我很好,不过却总是把我当成小孩子……我也只会给他们带来麻烦。总觉得……我并没有融入大家呢。”

“我还是希望有人可以依赖,或者有可以依赖我的人呢……嗯,就像我们现在这样!”

说完法斯又笑了起来,虽然有些悲伤,却是快乐的。紧接着法斯就感觉到了手心冰冷的触感,是辰砂,她牵起了她的手。

“一起走下去吧。”熟悉的声音。

“嗯!”

一瞬间,法斯是那么的希望这条路没有尽头。

终于到了花海的尽头,看着那片没有阻断了一切花朵延伸的黑暗,法斯好像什么都想起来了。

“那是……”

“那是你梦境的出口,而我是你梦中的梦魇。”冰冷的,压抑住情感的,辰砂的声音。

法斯知道,她都知道的,只是忘记了而已。

她曾拉着的她的手一起在花海中漫步。

她曾吹着竹笛指引她来到自己身边。

她曾送她花束,告诉她不会一直这么孤独。

她曾将她推入黑暗之中,让她离开这片没有生命的花海。

她曾在无边的黑暗里等她,日复一日的。

而这一刻,法斯把一切都想起来了。

“所以我是……要离开了吗?”她哭了起来,她终于知道为什么辰砂会露出那样悲哀的表情了,因为她忘了她啊,她又一次的忘了她啊。

“是的。”帮她拂过眼泪,辰砂看着那个趴在自己肩上的女孩说着。

“可我不要!我就要和辰砂在一起!我……我宁愿迷失在梦里。”法斯语无伦次地说着,他觉得现在自己就像个无理取闹的小孩子,虽然他一直都是一个无理取闹的小孩子。

“不可以。”辰砂松开了抱着法斯的手,久久地注视着他,“你是属于现实的,无论梦境再美好……都一定要离开啊。”

又一次帮她拂过眼泪,像之前那些花瓣一样,轻吻上她的额头。

“我!我一定不会让你等太久的!”

出口处,她又再次立下那个说过无数次的誓言。

“嗯。”

她的身影完全消失在了黑暗中,留下来的,只有一朵被揉碎的玫瑰花。

她偷偷采给她,却没有送出去的玫瑰花。

早上醒来,法斯发觉自己的枕头和之前一样湿透了,她记得自己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忘记了,却不知道是什么。

泪水又一次落下,她开始嘲笑起自己,怎么变得那么爱哭了。

换好校服,带上背包,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告诉她今天也要加油。

她总觉得,有一个人在黑夜里等着她。所以她想以最好的模样去见她。

虽然不知道是谁。

绚丽的花海同那人一起被黑暗所吞没,辰砂望着之前那片和法斯一起看过的天空,默默地等待着。

法斯的梦境里是没有其它有生命的东西的,花朵虽然美丽,却永远不会生长,只会慢慢凋零。

她闯入了这片梦境,她愿意一直守护着这片梦境,守护着这个和她一样孤独的孩子。

辰砂希望有一天,她可以在这片梦境里听见更多的声音,然后看见那个人拉起她的手。

“好久不见,辰砂。”

一些瞎码的段子……大概是因为什么原因所以硬生生凑齐了九图。
内含暖色,帕露,脆皮。
要回学校了来不及码其它的了orz所以回来再修改文本……
求你们来和我玩QAQ

【宝石之国】Long Life

应该算是一篇法斯个人向的……含微量脆皮……
大概是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后的事情了
含血表现和一些比较负能的东西……请各位小可爱慎入
可能会引起不适……如果真的忍不了的跟我说吧【躺平】
我永远爱法斯。

——


身体……已经不听使唤了……

连刀都拿不稳的……颤抖的双手,却依旧麻木地将尖端刺入皮肉,与巨大的阻力顽抗着,在他身上留下一道道痕迹。红色的……似乎不曾见过的鲜血泛滥成灾,伤口却奇迹般地熟悉地再次复合。

法斯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他感觉自己的记忆又被着流淌的鲜血偷走了一部分,但他无能为力。

扯着自己青蓝色的头发,人类的头发,朝着天空,像垂死挣扎的鸟儿一样,发出一声悲鸣。

不一样的是,他永远不会死。

在最后一刻消融的红色身影,努力去记忆却无济于事,甚至连自己为何要去记都忘记了,只记得自己遗忘了很重要的事情。

法斯还是坐在床上,什么都不愿做的样子。

他不知道他该做些什么,亦不知道该去向何方。他只知道他在活下去,因为他永远不会死去。但只要他还在呼吸 ,还在新陈代谢,他就会失去记忆,抓也抓不住地彻底地失去。

双手抱着膝盖,想哭却又不敢哭——他不知道那几滴眼泪对他来说会意味着什么,或许是自己的名字,或许是那位总是来为他检查的医生的面孔。

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诞生的,只知道当这个文明建立的时候他就存在着。不老不死却有着血肉之躯,因为这个原因,他成了所有时间统治者的宝物。被软禁在这个房子里,世世代代的软禁。

法斯甚至不知道这些事情他是怎么知道的,它们来了,扎下根了,赶也赶不走。

为了记住这一切……他甚至忘了很重要的东西,连为什么重要都忘记了。

自嘲地笑笑,就像早就知道里面有什么一样,拉开了抽屉,是日记本。小心翼翼地翻开第一页,看着那不甚熟悉的文字,法斯觉得自己仿佛是一个窥探着自己秘密的小偷。

“我叫法斯法菲莱特。”

“我不知道我从哪里来,但是我具有不死的能力,但我的记忆也会随着新陈代谢或伤害消失。”

“我想寻找死去的办法,或者过去的记忆。”

然后就是接连几页的空白……不过在一些角落里,都能看见一些细小的文字,宣告了节食等一系列自杀行为的失败。

他真的……永远也不会死吗?

漫长的,永久的……生命。

这个上帝的宠儿。

手中的本子到了最后一页,不知不觉的。法斯看着本子上的字迹,是扭曲的。

“辰……砂……?”

他读了出来,不知道为什么,他开始忍不住自己的眼泪了。

后面还有很多很多的字,都是各种矿藏的名字。法斯的屋内就有这么一个柜子,装满了各种各样珍贵的宝石。

他记得自己常常看着它们发呆,没有原因的发呆,然后掉落下眼泪来。

很熟悉的感觉……但已经忘了为什么熟悉了……

纸页上的字迹潦草又断断续续,像一个初学写字的孩童,临摹着柜子里那些石头的名称一样,虔诚又无力。

呆呆地坐在柜子前面,呆呆地注视着里面的珍宝。法斯法菲莱特,磷叶石,法斯发觉自己的名字也是一块石头,一块许多人梦寐以求的脆弱的宝石。

他也是某个人的藏品呢。

天色渐渐昏暗了下来,快要到睡觉的时间了。

法斯也不是没有尝试过保持清醒,可那样他只会更绝望,看着自己的记忆不断从指缝间流过。

楼下传来了用钥匙开门的声音,是哪位医生吗?法斯努力回想,却发觉自己怎么也想不起来他的样子。

但绝对不是眼前这个人。

“前任研究员休息了,以后你的事物由我来负责。”

逆光的,黑暗中的,红色的身影。

就像梦中的一样。

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了,尽管不知道为什么哭。

就像梦里一样,红色的身影向他走来,却没有消融。他愣住了,伸手去握住了他的那道光。

这个上帝的宠儿。

【宝石之国】ALONE

应该是金刚老师个人向?含有一点老师和博士。
灵感来源sasakure.UK的ALONE to ALONE,真的是一首非常棒的歌啊我疯狂炸裂。
含私设和小金刚老师
老师知道特别温柔啊——
还有感谢小可爱烧碱 @sjjjj烧碱 帮忙修改【悄咪咪比心心】

——

在孤单的星系里亿万年待着的,那个唯一的你,今天,也还是孤独的吗?

随着最后一批离开地球的飞船的起飞,四周的空气重归了许久以前的安静。

“这个星球已经不能生存了,和我们一起去离开吧,博士。”

那些人的话还在四周萦绕,没有任何情感的无用的语言,没有任何意义的苍白的句子。

应该做些什么呢?即便最后坚守在这里,但一切似乎早已失去了意义。同这孤独的星球孤独的旋转着,在研究所的周围慢慢地走着,倾听着风声和草木生长的声音,这个星球最后一个人。

“博士。”

安静沉稳的声音,温柔的怀抱,是金刚石,她亲手制造出的机器。那孩子知道她的恐慌,更明白她的悲哀。为了不让人类寂寞而制造出来的机器,在只剩下他一个人的情况下,还在工作着,并将一直工作着。

她会很快死去,她的那只宠物狗小白也是这样,甚至是他们一起下过的棋盘,也会因为风的腐蚀化为一片灰尘。

只有金刚石,他会永远的孤独的活下去。

懊恼、悔恨还是悲伤,她自己也不明白自己的情感了,却在看见金刚石眼里程序设定好的悲伤时释然了。

至少,现在的她并不孤独。

“你就叫金刚石吧,那是组成你外壳的,人造的最坚硬的宝石。”

从短暂的梦里醒过来,揉了揉床边一直冲着自己摇头摆尾的小白,金刚石有些担心向那人午睡的地方看去。

“博士,还是没有醒吗?”

小白是不会说话的,只是停下了叫喊,安静地趴在他的腿上。

“谢谢。”

金刚石知道,小白是在安慰他。这些天来,博士午休的时间越来越长。他明白这对人类来说意味着什么——那个将他带到这个世界的女人,可能将要永远的离去了。

金刚石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有了情感的,或许这只是数据库的设定。但他开始做梦了,开始会因为一些事情而害怕或是难过了,尤其是现在,为了博士终要到来的离去而恐慌,做原本在他看来毫无意义的祈祷。

向着那人休息的地方走去,推开门却看见那人已经睁开的双眼,和没有力气支撑起来的身体。

“博士!你还好吗?”

金刚石跑了过去,蹲在那人休息的床边。那个女人拍了拍他的肩膀,明明还不算老的脸上布满了皱纹,眼里满是温柔和对他的歉意,却没有一点将死之人的绝望。

“真的对不起,之后的事情,可能需要你一个人面对了……”博士的脸上浮现出了悲哀的笑容,颤抖的嘴唇一字一句说得很慢,“抱歉因为我的自私而让你来到这个残破的世界上。”

“我不介意,博士。”

“是吗……那么希望你,不要像这样一直孤独下去。”博士安然地闭上了眼睛,永远地沉睡去了。

“……我会的。”

虚之海角的泥土松软,还有花朵生长。按照人类的规矩,金刚石在那里埋葬了博士。他为那人做了祷告,愿她在那边一切安好。

他是这个星球最后一个人了。

日复一日地祷告,漫无目的地在各处巡查,记录下重复的每一天的内容。

博士相信这个星球会迎来重生,金刚石也相信。

小白也因为寿命到了离去了,就连之前和博士一起下过的棋盘,也被风所腐蚀,化成了一缕缕沙土。

这个星球,只剩下他了。

“我们的星球,实际上只是银河系的千千万万分之一。我们是渺小的,可即使是有着那么多的其它星星,我们依旧是孤独的,因为只有我们这颗星球上面,有着生命。”

金刚石想起了博士曾经给他讲过的话,他的数据库里是有关于宇宙的信息的,可他却从没有看见过这样的说法。

“那些去寻找新的居所的同类,希望他们好运吧。不过我还是抛不下这个星球,这个孕育了我们文明的星球,我宁愿同它一起,孤独地旋转着。”

孤独地旋转着吗?旋转了这么久……也该重生了吧。

这个如此美丽的星球。

绪之滨的沙滩上,耀眼的红色从黑暗中苏醒。

“老师……”

那个孩子很黏他,总是缠着他讲一些很久很久以前的事。虽然他的设置使他不能够提任何与人类相关的事情,但即便只是平时巡逻的微弱的小事,都足以使红钻石听得津津有味了。

接下来是萤石,一个又一个美丽的宝石生命体诞生在了这个废弃的星球上。

他不再孤独,变得丰富多彩了。

他重生了。

在孤单的星系里亿万年待着的,那个唯一的你,今天,也还是孤独的吗?

不是的,博士。

我找到了新的同伴啊。

【宝石之国/暖色组】守护

其实是一篇练笔然后改了一下……质量不高抱歉……
心疼暖色明明那么好就是tag热度不高QAQ
末世pa,可能有bug,请告诉我我会改的!
因为不需要所以两位都没有具体说明性别的……我觉得什么性别都可以代入来着(被打)
再一次ooc预警小学生文笔预警
谢谢各位耐心看下去(鞠躬)
还有我永远喜欢橘子蛋糕和梨汤

——

“喔,前面似乎有个超市呢。吉鲁空,我们要不去看看?或许里面会有活人哦。”

伊尔洛手指的地方是一栋大型百货商店的遗址,之所以说是遗址,是因为它真的空荡荡什么都不剩了——其实还有不断进出零零落落的几只丧尸,以及各种凌乱腐烂的尸体——不过这应该不算吧。

从末世到现在已经有很长时间了,除了像吉鲁空他们这样加入基地得到安稳生活的,其它人几乎都已经变成了灰白色的怪物。可伊尔洛总是不信邪,经常借执行任务出来寻找幸存者,吉鲁空刚刚就来接他的——接这个被突然的爆炸击伤的伊尔洛。

“前辈请你坐好。”握着方向盘的吉鲁空低头轻轻叹了口气,转过头有些怜惜地看向伊尔洛被绷带缠紧是腹部,“前辈的伤还没有好,就请不要再贸然行动啦。”

“可是总不能放着同胞不管吧。”用手臂撑着头,看着车窗外流动的风景,伊尔洛有些不快的说。

“当然不会。”

车子开到了超市旁边,吉鲁空双手合十,非常认真地注视着伊尔洛金黄色的眼睛。

“我会去处理的,所以现麻烦前辈在车上休息不要乱动!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前面的柜子里有橘子蛋糕和梨汤,如果前辈等不及了可以边吃边等的!”

“还有……”

看着吉鲁空似乎没完没了的样子,黄钻揉了揉他的头发来打断这冗长的“注意事项”。

“要加油哦。”

“嗯。”

吉鲁空脸一红,匆忙地拿起手枪就冲到了超市里面。

吉鲁空一直仰慕着伊尔洛,不仅是因为他在末世早期就激活了异能,同老师一起创建了基地。更是因为他的那种温柔,那种守护着一切的温柔。

所以才想要把前辈他守护好啊。

握紧了胸前那人送给他的吊坠,吉鲁空握紧手枪向超市顶层最深处跑去。

可刚一进去,吉鲁空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数百只丧尸此时汇聚一堂,听见了响动就都朝吉鲁空看了过去。

作为一个训练有素的队员,吉鲁空很快就明白了自己应该做的事。

跑!!!

捂着头部躲在货架下面,周围是散落一地的物品和尸体,丧尸啃咬骨架而发出的“咯吱”声此时被放大了无数倍,变得更刺耳更让人难以忍受了。吉鲁空此时感到如此绝望,甚至连手中的枪支都握不稳了。

玻璃窗破碎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吉鲁空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死亡到来。吉鲁空现在只有一件事非常后悔 

呜……还是没有向前辈表白。

迟迟没有动静,吉鲁空睁开眼在地上扫视着,却发现了一个不一样的东西。那是一个易拉罐,上面写的是……

……梨汤?

“不是说很快回来吗?”

是伊尔洛的声音,吉鲁空兴奋得整个人都跳了起来,抱住了自己那位可爱的前辈。

“还是像小孩子一样啊。”揉了揉怀里孩子的头,伊尔洛掏出了挂在腰间的长刀,“要上了哦。”

“嗯!”

眼前的人握着长刀冲了出去,吉鲁空感觉紧握着自己的那只手有些湿冷,是汗吗?原来前辈也会害怕吗?不过现在没时间想这些了。

吉鲁的手枪对准了身后突然袭击的丧尸,接着血和脑浆从猎物头颅上的小孔流了出来,伴随着那具瘫软的灰白色身体倒下。

“干的不错啊!”

前辈没有回头,手中的长刀还在不断收割下那些已死之人的性命,可吉鲁空觉得只要听到这句话就很幸福了。

前面的丧尸已经被消灭得差不多了,只剩下一些因为听见响动而堵在门口的残次品,却因数量多而构成了不小的威胁。

“好的,那么就看大哥的吧!”

被大哥往门口推去,吉鲁空满是期待地看向那个金黄耀眼的身影。

控制风的能力,能够改变自己周围空气的流速和密度。而作为老练的前辈,伊尔洛甚至还可以控制风速达到瞬移的效果。吉鲁空知道伊尔洛马上要将那些丧尸一网打尽了,为了避免自己受伤才将他推出来的,真的是非常温柔的前辈呢。

吉鲁空的眼里还是满满的激动,却看见伊尔洛有些不大对……表情略微有些僵硬,拿着刀的手甚至捂住了腰部。

旧伤!?

吉鲁空暗暗骂自己一句白痴,刚刚光沉浸在前辈到来的喜悦之中了,居然连这等事情都能忘记。

越来越多的丧尸向伊尔洛袭过去,但受伤的伊尔洛却连长刀都拿不稳,掉落到地上发出声响。吉鲁空丢开了手枪冲了上去。

“前辈!!”

握起伊尔洛落下的长刀,模仿着他的姿势像前面杀去。

想要学习他,想要帮助他,想要守护他。

终于完成了,吉鲁空一抹额头上的汗珠,回头却看见了身后突袭的丧尸。

啊……虽然还是没有和前辈表白……不过这样应该已经够了吧。

呼啸而过的风,几乎让他睁不开眼睛,吉鲁空感觉自己的头发都断裂了几缕。再次看向前方时,却只看见前辈笑盈盈的脸……

“回车上吧。”

和下一秒就倒在自己身上的前辈。

“前辈为什么回来救我呢?明明受的伤那么严重。”握着方向盘,吉鲁空还在回想着刚才的事。

“吉鲁空还记得当初你提出要和我组队时你是怎么说的吗?”没有正面回答吉鲁空的问题,伊尔洛反而问了另一个问题。

“好像是……‘因为想帮上前辈,想要保护前辈’什么的吧……”

“没错没错,我也是哦。”伊尔洛看着吉鲁空转过来的纯澈的眼睛,微微笑了起来。

“因为最喜欢吉鲁空了,想要保护吉鲁空,所以无论如何都会来救吉鲁空的哦。”

“……诶!?”

无人的公路上,一辆车东倒西歪地朝基地奔去。

真是美好的一天啊,喝着梨汤,伊尔洛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