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昕安岭

那个名叫法斯法菲莱特的孩子
那个永远是法斯法菲莱特的孩子

【宝石之国/冬巡组】day dream

假装是糖
有些设定可能不大合理……凑合着看吧……【捂脸】
第一次在lof上投稿……
小学生文笔……可能有ooc……|_•`)
不过还是希望各位读者老爷可以喜欢啊啊啊
我永远爱四水合磷酸亚铁锌。








“对不起。”

“可是,我已经,不是法斯了啊。”

青蓝色的短发被风吹得微微晃动,合金从右眼慢慢溢出。法斯闭上眼睛,将自己全身的力量全部交给身后的墙壁和地面。又睁开那只眼睛,上下打量那个怔怔的白色身影,脸上的微笑带着些许合金的光芒。

欢迎回来,安特库。

法斯已经在月球待了很久很久了。

大概开始是在带着大家登上月亮的那一天吧……老师最终还是发现了他的计划,虽然最后还是没赶上,可抓狂的老师依旧找到了办法来到了这里。接下来就是一场真正的搏斗,那种他只在史书上看过,很久以前的搏斗。最后的结果是双方打的两败俱伤,王子答应了归还所有宝石的粉末——听说那些粉末最后被露琪尔重新拼了回去——老师也同意了偶尔为他们超度。但月人还有一个条件——法斯他,留在月亮上,作为他们的砝码。

他答应了。

他真的不愿去再见到他们……那群他曾仰赖,他曾珍视,他曾背叛的同伴。

还有一个更重要,也是更私心的原因。

粉末里面没有安特库,那孩子成了冰冷的液体,沉睡在了月球温暖的那片海里。

那片海没有名字,但法斯喜欢称它为南极海,安特库的海,多好,多好。

他只要一有时间就会去那海边走一走,收集海水,采集标本;他尝试把那些海水蒸馏,压缩,或是放进月人合成仿制品的机器里……可是没有用,都没有用。

王子每天都会和他一起用餐,告诉他地面的情况,法斯发觉王子周围的人越来越少了,那个原本风度翩翩的月人变得越发憔悴了起来。地面上的他们也偶尔会来看他,就像对一个熟悉的新朋友一样,给他描述着他们的生活——或者说他的记忆——却独独没有提到过回去的事……或许是因为他不是法斯了?

除开这些事情,法斯每天就是走到那片海收集海水,然后蒸馏,压缩……

叫醒一个人真的很不容易,法斯渐渐也能体会到露琪尔当初的辛劳了。可是不痛苦,因为当你想到他最后的笑容时,心中就只剩下冬天的阳光了——尽管法斯不想看见冬天的阳光,他也没有心。

终于,王子也不见了。当老师来到趴在桌上睡着了的他面前,问他要不要回去的时候,他看着桌上摆满了的海水笑了笑,拒绝了。

大家都回去了,可是法斯他,早就已经回不去了啊。

收集海水,蒸馏,压缩……日复一日地,徒劳无功地,孤独地……然后看着那片沉睡着安特库的海,那片他的海。

瓶瓶罐罐堆满了法斯的桌子,他每天就同着它们一起沉入梦乡。月人都离开了,月亮上只剩下他一人了。不,还有安特库。

安特库,安特库,安特库。

他终于醒来了。

安特库醒来的那一天,法斯正趴在桌子上小憩。他冰冷温柔又疑惑的眼神灼醒了他,可法斯没有做出任何解释,他逃走了。

月球不大,安特库最后还是找到了那个逃跑的坏孩子——他躲进了南极海,那片他的海。

他惊讶地看着那青蓝色的短发,那珍珠做的右眼;他惊讶地看着他向身后月人的残垣断壁倒去;他惊讶地看着他眼里溢出,看着他哭着或者说笑着说

“……我已经,不是法斯了啊。”

他是法斯吗?

“导致安特库被月人抓走的是我,背叛大家的是我,明明答应了要继续当冬天的巡逻不让老师孤独的……”

他低下头,不再说话了。

安特库怔怔地站在那里。

他是法斯吗?

他是当初那个天真无邪的法斯吗?

他是那个自己在梦中一直想着的法斯吗?

他是。

“你一直都是法斯。”

安特库说。

他走了过去,抱住那个脆弱的孩子。那个孩子比之前冰冷坚硬了许多,但他还是法斯。

他的法斯。

那个孩子抬起头来,脸上惊讶的表情就像很久很久以前一样,随即又露出了安特库没见过的令人心安的微笑。

“谢谢。”

从月球的桌面上起来,法斯眨眨朦胧的眼睛,看了看桌上流动的海水。

还是和之前没有区别呢。

“做噩梦了吗?”一旁看着书的王子问到。可法斯却摇了摇头,避开了这个话题。

“我想回地面看看。”

“你之前不是还不愿意的吗,为什么……”

法斯笑了笑,烛火照耀下,他的身体微微发着光。

“因为我是法斯啊。”

而且我一定会找到办法,让他重新回来,然后正大光明地笑着迎接他,对他说——

欢迎回来,安特库。

评论(8)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