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昕安岭

那个名叫法斯法菲莱特的孩子
那个永远是法斯法菲莱特的孩子

【宝石之国】Long Life

应该算是一篇法斯个人向的……含微量脆皮……
大概是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后的事情了
含血表现和一些比较负能的东西……请各位小可爱慎入
可能会引起不适……如果真的忍不了的跟我说吧【躺平】
我永远爱法斯。

——


身体……已经不听使唤了……

连刀都拿不稳的……颤抖的双手,却依旧麻木地将尖端刺入皮肉,与巨大的阻力顽抗着,在他身上留下一道道痕迹。红色的……似乎不曾见过的鲜血泛滥成灾,伤口却奇迹般地熟悉地再次复合。

法斯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他感觉自己的记忆又被着流淌的鲜血偷走了一部分,但他无能为力。

扯着自己青蓝色的头发,人类的头发,朝着天空,像垂死挣扎的鸟儿一样,发出一声悲鸣。

不一样的是,他永远不会死。

在最后一刻消融的红色身影,努力去记忆却无济于事,甚至连自己为何要去记都忘记了,只记得自己遗忘了很重要的事情。

法斯还是坐在床上,什么都不愿做的样子。

他不知道他该做些什么,亦不知道该去向何方。他只知道他在活下去,因为他永远不会死去。但只要他还在呼吸 ,还在新陈代谢,他就会失去记忆,抓也抓不住地彻底地失去。

双手抱着膝盖,想哭却又不敢哭——他不知道那几滴眼泪对他来说会意味着什么,或许是自己的名字,或许是那位总是来为他检查的医生的面孔。

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诞生的,只知道当这个文明建立的时候他就存在着。不老不死却有着血肉之躯,因为这个原因,他成了所有时间统治者的宝物。被软禁在这个房子里,世世代代的软禁。

法斯甚至不知道这些事情他是怎么知道的,它们来了,扎下根了,赶也赶不走。

为了记住这一切……他甚至忘了很重要的东西,连为什么重要都忘记了。

自嘲地笑笑,就像早就知道里面有什么一样,拉开了抽屉,是日记本。小心翼翼地翻开第一页,看着那不甚熟悉的文字,法斯觉得自己仿佛是一个窥探着自己秘密的小偷。

“我叫法斯法菲莱特。”

“我不知道我从哪里来,但是我具有不死的能力,但我的记忆也会随着新陈代谢或伤害消失。”

“我想寻找死去的办法,或者过去的记忆。”

然后就是接连几页的空白……不过在一些角落里,都能看见一些细小的文字,宣告了节食等一系列自杀行为的失败。

他真的……永远也不会死吗?

漫长的,永久的……生命。

这个上帝的宠儿。

手中的本子到了最后一页,不知不觉的。法斯看着本子上的字迹,是扭曲的。

“辰……砂……?”

他读了出来,不知道为什么,他开始忍不住自己的眼泪了。

后面还有很多很多的字,都是各种矿藏的名字。法斯的屋内就有这么一个柜子,装满了各种各样珍贵的宝石。

他记得自己常常看着它们发呆,没有原因的发呆,然后掉落下眼泪来。

很熟悉的感觉……但已经忘了为什么熟悉了……

纸页上的字迹潦草又断断续续,像一个初学写字的孩童,临摹着柜子里那些石头的名称一样,虔诚又无力。

呆呆地坐在柜子前面,呆呆地注视着里面的珍宝。法斯法菲莱特,磷叶石,法斯发觉自己的名字也是一块石头,一块许多人梦寐以求的脆弱的宝石。

他也是某个人的藏品呢。

天色渐渐昏暗了下来,快要到睡觉的时间了。

法斯也不是没有尝试过保持清醒,可那样他只会更绝望,看着自己的记忆不断从指缝间流过。

楼下传来了用钥匙开门的声音,是哪位医生吗?法斯努力回想,却发觉自己怎么也想不起来他的样子。

但绝对不是眼前这个人。

“前任研究员休息了,以后你的事物由我来负责。”

逆光的,黑暗中的,红色的身影。

就像梦中的一样。

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了,尽管不知道为什么哭。

就像梦里一样,红色的身影向他走来,却没有消融。他愣住了,伸手去握住了他的那道光。

这个上帝的宠儿。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