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昕安岭

这里暮昕,一只主业梦之咲挖磷叶石,副业中华女校当指挥使的咸鱼文手。来找我玩吧啊啊啊啊啊啊!

【宝石之国/暖色组】橘子蛋糕必须要在六一吃吗?

是暖色组的六一儿童节贺文,含微量钻组。
大概是现代警局百合pa?反正暖色怎么都好吃。
本文又名“如何在抢劫现场谈恋爱?”“扭伤真的是重伤吗?”
因为是赶出来的所以可能有点没质量orz望读者老爷海涵。
只要我还没有睡觉就不是第二天!【划重点】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夏初燥热的天气让本来颜色就很热的两人烦躁不堪,所以伊尔洛特意调了轮休,打算和吉鲁空两人出去避避暑。

但是事实证明假期什么的对警察来说是不存在的,最好的印证就是吉鲁空现在接到的电话。

“喂?吉鲁空啊,伊尔洛……抢劫……受伤……”

那边传来接线员钻石断断续续的声音,说的话却是急得吉鲁空恨不得跑到翡翠警长的办公室拿着枪逼她给警局买一台新电话。

当然她并没有这么做,她只是二话不说跑下楼去,彬彬有礼地以一贯的好孩子面貌借到了邻居家的车,然后在公路上以和违法擦肩而过的速度赶到了现场。

案发现场是一家蛋糕店,吉鲁空很好奇为什么伊尔洛会跑到离她们两人的家这么远的地方来买蛋糕,不过自己这个前辈总是不着调就对了。

推开蛋糕店的门,警局的人似乎慢了一步,吉鲁空只见一团满是鲜血的黄色物体倒在地上。

吉鲁空简直无法描述自己看见伊尔洛浑身是血地躺在地上的时候的感受了,她感觉自己的眼泪抑制不住流了下来,淌在伊尔洛身上,把被血浸透的衣服弄得更模糊了。

“前辈——”

“啊……吉鲁空……”

“伊尔洛前辈!对不起我应该……”

“好困啊……”

“?????”

看着倒在自己怀里差点呼呼大睡的前辈,吉鲁空觉得自己头上似乎出现了很多问号,就像表情包里那样。无可奈何,吉鲁空只好把自己这个在事故现场睡着的前辈摇醒,盯着她的眼睛,板起脸来一字一句的说。

“前辈如果现在睡着了晚上就别想上床了。”

“!!!!”

伊尔洛突然坐了起来,清醒得不能再清醒,吉鲁空看着她这个样子,连脸上的红晕都深了几分。

“啊……是吉鲁空啊……”伊尔洛挠挠头,有些歉意地和吉鲁空对视着,“真是抱歉早上起的太早了现在有些困啊……”

“不……那个……其实我想问前辈……”吉鲁空似乎又恢复了平常和伊尔洛一起的那幅小心翼翼的样子,看着吉鲁空身上的血迹眉头微皱,“前辈为什么会在案发现场啊……”

“这个吗?哦就是我刚到这里的时候就遇上了一群人抢劫,然后就顺便日行一善把那群人打趴下了而已!”

“那血……”

“哦这个啊!”伊尔洛看看自己老年款衬衫上艳丽的红色,指了指一旁一个正在流着鼻血的抢劫犯,“他刚刚想跑啦……我就把他抓了回来又打了一顿。”

“呼……”吉鲁空似乎是松了一口气,抱着伊尔洛的手也没那么用力了,“所以前辈是没有受伤对吧。”

“不对!”

“???”

“在打那个家伙的时候似乎太用力了扭到脚了,这可是重伤啊!”

此话一出,伊尔洛自己都笑了出来,但吉鲁空脸上却是没有了刚才的笑意,皱着眉头去检查了检查伊尔洛一没断二没肿就是微微有些发青的脚踝。接着抬起头来,眼里满是悲切和心酸。

“真的是很重的伤啊前辈!下次请不要再做这种危险的事情了!”

伊尔洛:“????”

警局的人很快就来了,吉鲁空仗着人际关系,非常快速地把“重伤”的目击证人伊尔洛送回了两人同居的地方。在嘱咐完“只能热敷不要冰敷”“不要下地乱跑”“牛奶在冰箱里”等一系列三岁小孩都可以明白幼稚问题又拖了个旋转椅当所谓的“临时轮椅”后。吉鲁空开着邻居的车又来到了警局。

做完笔录之后太阳已经快要下山了。吉鲁空站在警局门口,心里弥漫着对前辈的担心,她会不会在拿牛奶的时候被牛奶砸到头?会不会从椅子上掉下来?旋转椅会不会突然爆炸?会不会有飞机突然坠毁……

感觉自己的想法好像往奇怪的地方去了,吉鲁空停下来对前辈受伤的妄想。拿着车钥匙急匆匆地准备赶回去,却被一只手轻轻拉住了。

“伊尔洛姐姐她……没有事情吧?”

吉鲁空回头看去,小钻正在一脸担忧地看着她,身后是一脸怨气却又面无表情地拿着兔子气球的波尔茨。

“她……前辈她受了重伤。”

吉鲁空实事求是地回答道,这下不只是小钻了,连波尔茨的死鱼眼也瞪大了一倍。

“什……什么伤?”

小钻的声音颤抖了。

“扭伤。”

吉鲁空说完就上了车,剩下穿得超可爱的钻石和拿着兔子气球的波尔茨面面相觑。

“波尔茨……扭伤真的算重伤吗?”

“算。”

“?!”

“对你来说。”

波尔茨说完也向后走去,剩下小钻还在思考扭伤到底算不算重伤这个世界难题。

“诶等等我啊!波尔——啊——”

话还没说完,钻石就感觉自己穿着高跟小皮鞋的脚旋转了90°。

是重伤呢。

吉鲁空推开门的一刹那,看见的是坐在“临时轮椅”上的带着慈爱笑容的伊尔洛的脸。

所幸,她并没有被牛奶砸到,也没有从椅子上掉下来,旋转椅没有爆炸,也没有失事的飞机砸下来。吉鲁空真是感觉谢天谢地。

“吉鲁空——把眼睛闭上。”伊尔洛摇着“临时轮椅”,以似乎比开车快的速度滑到吉鲁空的面前,眨眨眼睛笑着看着她。

“啊……前辈……好的……”一直以来都非常听话的吉鲁空乖乖地把眼睛闭好了,然后她就感觉手上有温热的触感传来,伊尔洛拉着她一步一步地走着。

前辈会带我去哪呢?吉鲁空想着,完全忘记了自己叮嘱过前辈“不要下地乱跑”什么的。

“好啦——睁开眼睛吧!”

映入吉鲁空眼帘的,是熟悉的伊尔洛的房间,不同的是此时这个房间放满了橙色和黄色的气球,还有耀眼的星星灯挂在屋顶和墙壁上,闪亮的像个电灯泡——虽然它本来就是电灯泡。

最吸引吉鲁空的,是摆在正中桌子上的一个橘子蛋糕和两瓶梨汤。翻糖的橘子蛋糕上面了放了勉强能认出来的两个小玩偶——一只狐狸和一只兔子,而两只动物正抱着橘子开心地啃着,不得不说这个作品的设计者真的……

“怎么样!是吉鲁空和我哦!这可是前辈我特意设计的。”

非常睿智。

吉鲁空现在心里充满了对伊尔洛的敬仰之情,却还是对一件事情非常不解。

“前辈今天上午就是去买蛋糕了吗?”

“是的哦,因为全市可以定制吉鲁空喜欢吃的橘子蛋糕的店就只有那一家啦。”

“那为什么是这一天呢?”

“因为啊……”

伊尔洛抱住了正认真听讲的小家伙,轻轻吻吻她的额头,然后把头靠在她的肩膀上,声音里带着轻快的笑意:

“儿童节快乐,我长不大的小宝贝。”

评论(4)

热度(29)